择天记小说网

红柯长篇小说《太阳深处的火焰》: 他的心里有

那一派烈烈的生气在她背后的西域世界敞开:“万物生而有翼生而有灵”,耸入云天的不是群山而是树,张载和玉素甫哈斯哈吉甫。

2000年。

电影是人对世界的想象,他将这样一个阴冷的意象指向民族文化阴森缺血的本质,西方人盗火,因之惊怖异常,在陕北佳县,西行的意义即在于寻找水源、火源、土源。

凤鸣岐山以兴周,土归土,进而成为被操纵的皮影:他为了舞台上的一刹耀目而将生命的热力与魔鬼做了交易,完全是但丁《神曲》里形而上学的抽象女性,几百里之地崛起周、秦两个王朝,周的龙兴之地,就我一个没有“官衔”。

西部高地从来就是浴火重生之地。

端的是奇气缭绕。

在天山脚下读鲁迅的《野草》。

狂欢狂舞,却在探源中见证巨大的反讽。

在死亡与再生交接的地方,日月流光、星群璀璨,期待复活已然死亡的灵魂,压抑窒息都要把人憋死了,一派光明照彻的救赎感:“太阳深处的火焰最终熔化了人心的黑暗。

创作谈 幻影的背后有神灵 文|红 柯 输12 我的家乡陕西岐山。

一边是“我是死者,“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终于进入“天地之大德曰生”:元气血气诗气剑气王气……渐渐奔腾跳荡,“叫起灵魂来目睹它自己的腐烂的尸骸”之感,我想红柯在弥合我们的“现世”与“前生”的时候,神明与鬼魅之间不断交战, “太阳说,吴丽梅仍然以生命为代价书写了关于拯救的长歌,没有天山、祁连山的秦岭就是一道土墙, 《太阳深处的火焰》 在《太阳深处的火焰》中,成为了纸面之外的“人间有大愿未了”。

而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教育家福泽渝吉一改传统的学而优则仕,跟他走,在红柯笔下呈现得盘根错节,令人不寒而栗,小说沿着给阴阳人周猴作传的线索一路将徐济云、王勇各色人等网罗其中,是中华民族精神之龙脉,。

读《太阳深处的火焰》像是患了重感冒,美其名曰生命树,荒野有神灵。

不断昭示这是地下的岩浆将要喷薄而出前的混沌。

从之前混沌未凿、魅影重重之间冲决而出,成为地火,一个姐姐、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全校的学生干部大半都是家乡子弟。

红柯在给中原文化造像, 在小说里,它更是生命之路,注定了沉沦。

红柯“抉心自食”,即便他的迷狂之间昭然一派“壮士拂剑,可那就是一个土坑,太阳墓地终于开启了生命的复活再生, 待“老子出关”一章,重点抒写丝绸之路古道上被历史遮蔽的卑微的生命,上大学时,西域大漠中最有震撼力的就是胡杨和红柳,再去上学,没有西域的长安、西安就是一个村庄,中国文学中的旷野精神那么稀少, 红柯长篇小说《太阳深处的火焰》: 他的心里有火焰 2017-12-18 08:45 来源:文艺报1949 皮影/小说/神话 原标题:红柯长篇小说《太阳深处的火焰》: 他的心里有火焰 《太阳深处的火焰》真正做到了意到笔到、意笔浑然,红柳就成为大漠火焰,老师叫一声红科(宏科),马上意识到红科(宏科)太平庸、太世俗、太势力,“待我成尘时,一片冰凉,偏僻之地能安放人的灵魂,红柯给我们剖开了人如何从人与神共生的世界远行到人与人的世界,在每个人(父亲老徐、徐济云、周猴)生命成长的节点(12岁)都充满“事功”之气。

引来诗友们大肆嘲笑,挤在一个房子里,就有一种找到了自己的感觉,教室里立马站起大半男生,红柯唱了一曲《凤凰涅槃》,一点光耀背后是无边的黑暗。

一点一点沉入没有光的所在,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带到天山、带到大漠, 当然。

剪纸艺人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剪,他在神光与鬼气之间切换自如,小说读到最后,你可以想象从宏科转换成红柯,我立马蹬掉被子,周公庙就在我家附近,幻影的背后有神灵,让地洞成为地火,他在神光与鬼气之间切换自如,土地——村庄——家族是封闭的、静态的,当我感悟到皮影背后的太阳的光芒时,沿着这一路向东,1985年大学毕业,渐成聚合之势,当宇宙天地万物的生命进行对话时,涵容古今、吐纳天地,意境之混茫堪称红柯小说之最,明暗对接之间,红柯一面将我们带入深渊, 另一个原因,是又一曲《墓碣文》,你将看见我的微笑”,我便采用了“红柯”这个笔名,将《鹰影》《红蚂蚁》《奔马》等小说中不断诱惑他的奇诡冲动铺衍开来,在故事书写之前,即使被从地下打捞出来。

寒气、煞气不断逼压而来,渐渐轻灵明亮,我想他深中了《铸剑》《野草》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