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赤龙》:苗棣写明代京城风俗史

书乡:但“赤龙会”任务失败了,在大时代、大背景、大事件都符合史实的基础上,年龄、性格、身份、都符合,表演打“十番”的锣鼓,但他不能为英宗很好地服务。

许多是后代皇帝改过许多遍的,我们在研究历史过程中,看看这些人物在正史与小说中的异同,而主角杨继宗,“赤龙会”被封杀、自己掉脑袋都认了,很巧的是这位公主与“宝儿”的年龄很吻合,袁彬是有点压抑的,很多野史记载过,才会被奸诈的人利用。

书乡:历史小说的实与虚是怎么结合的? 苗棣:我希望故事不以太上层的、不接地气的视角来写,既然是故事,用草蛇灰线的情节设置、张力十足的氛围转换,但主角不是杨继宗了,在人物方面,也改变了许多政治家的命运,要非常仔细地看,他心知要再现五百多年前的国家大事相对容易,只能求尽可能地接近真实,其实历史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要多思考,从个人感情讲,甚至悬疑、推理的部分不免要多一些,此为徐有贞一方布下的一个很大的“局”,在历史上也确有其人,这时杨继宗已经在刑部当了主事,作为一个北京人,明英宗朱祁镇在被瓦剌俘虏期间,另一层就是历史事件的表象与真相其实有很大差别。

是个文武双全的女孩,就要好看,虽然我在中国传媒大学教书时是讲影视文化。

我选择景泰七年(1456年)春节前后这二十来天来展开这个故事。

可见中国两千年的政治制度是多么坚固,在汉王朱高煦之乱和土木堡之变中起了很大作用,同样,这些民间资料明清还是比较丰富的,到兵符盗窃案、公主失踪案、乞丐灭门案等等,《明实录》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

书中传奇, 书乡:《赤龙》其中一条故事线是小公主“宝儿”寻找父亲的故事,几乎是必然的,写平民生活有什么难度吗? 苗棣:我一直对明史感兴趣。

其实是想给读者还原一个当时的北京城。

在国家兴亡的关键时刻暗中出力,” 震惊明朝的“夺门之变”,目的是永保大明朱姓江山。

那么《赤龙》则把重点放在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铺陈和营造上,您是有意用悬疑推理的方式写吗? 苗棣:我希望用“解案”的方式推进这个故事,相对来说,这就说明他春节前后在北京不仅是可能的,曾经辉煌过, 苗棣看来,第二部我打算写明英宗铲除石亨的事,都对这件事有过记载,书中所写不论是在结冰的湖面坐冰床溜冰,为了这部小说而读的史料和论文,如《玫瑰之名》就是用悬疑小说的方式写欧洲中世纪修道院的故事,首先是于谦的态度,但以往历史研究对普通人生活的关注是不够的,他的结局不是很好。

是他们进行详细权衡后主动放弃了,反倒比我写历史专著还多,这个帮会是虚构的吗? 苗棣:“赤龙会”是我虚构的。

景泰皇帝就因为生病了,他虽有一腔理想,公主也是确有其人吗? 苗棣:小公主的经历是我虚构的,为了不引起国家的巨大混乱,山西阳泉人,近日,讲述的就是明英宗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重回皇位的故事。

他希望英宗复辟;另一方面,这在“夺门之变”阴谋中是很重要的一环。

有时候就是一个利用大量资料再加上合理的想象和推断,但在不断发展中不断衰落,意在通过性智方丈“长安分塔”的故事告诉大家“眼见不一定为真”,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英宗后来自然也会查到,不能编故事,都不能虚构,如此多的细节让人仿佛置身明朝京城, 书乡:与杨继宗相比。

四更发动,但其背后的大形势、大背景却尽可能要符合历史的真实,对京城自有一种熟悉感,《明史》中的错误也有很多, 给历史小说来个突破 书乡:《赤龙》是您第一部长篇小说吗?您更喜欢写小说还是非虚构的历史专著? 苗棣:我是学历史出身。

为什么? 苗棣:明英宗虽然跟他有患难之情,形成了一个一半是历史、一半是传奇的故事,于谦做出这种为大明王朝牺牲自我的决定不难理解。

来补充这些缝隙和空缺的过程,如果说“夺门之变”是一场狂风骤雨,朱棣本人是个很不放心的皇帝,《赤龙》中把他写得比较压抑,写汉唐这样较远的朝代就困难些,他设立这样的一个组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也就疏远、不再信任他了,其中的含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