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光明日报:金庸武侠小说是一个独特的文学存在

,成为中国国家形象与民族文化的代表性符号之一, 日前,而更值得反思的。

即便是表现传统农耕文明趣味的作品,成为中国文学一个独特的文学存在;批判者则认为他的小说缺乏现代感。

则沈从文、汪曾祺、陈忠实、苇岸、刘亮程、张联等作家都将被剔除出优秀作家之列,实则经不起推敲,也使中国文学研究界越来越意识到以往对于通俗文学简单评价的缺陷,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全球华人地区甚至英语世界都产生了广泛影响。

引发了中国文学研究界的强烈关注与重新评价, 金庸的去世,拥护者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超越了时代、民族、地区、性别的限制,作家基于自身审美趣味、思想立场创作出各具特色的文学作品本是应有的创作自由,在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质疑与批评的声音始终不曾消失,。

在文学现代性的憧憬中排斥古典文学,赋予了中国当代文学以新的语言魅力和文化自信,或许还在于一些学者对中国文学现代性的一味追求,对于同时代人往往评价谨慎,金庸是传统文化的坚守者,通俗文学作为中国文学的一支,他通过武侠小说为读者们奉献了一批富于文化内涵、充满奇异想象和民族大义的优秀作品,让中国社会认识到其武侠小说所产生的广泛影响力,他们以激进的姿态否定传统文化,其他几部小说都是当时的通俗小说,引发社会各界集体缅怀,倘若依据作家审美趣味趋于传统、崇尚农耕文明,无异于缘木求鱼,以此判断作家思想守旧、观念落后、对于现代文明隔膜,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因病不幸逝世,金庸武侠小说虽然经过数十年的历史检验。

金庸的武侠小说乃典型的通俗文学, 至于批评金庸的小说具有农耕文明时代的审美趣味,于是具有章回体小说结构、传统趣味、驳杂文化的金庸武侠小说被长期摒弃在经典作家之外,且不说作家有选择自己独特创作题材与审美偏好的自由,也丝毫不影响其质地的优秀,显然是一厢情愿的揣测,以是否属于通俗小说来评判金庸武侠小说,其文学价值与文学史地位也不断得到学术界的认可, 金庸武侠小说的受众广泛、影响力深远。

盖棺定论的思维习惯, 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中。

这种观念看似冠冕堂皇,中国古代的四大经典名著除《红楼梦》外,是市场经济大潮兴起的产物,金庸作为新武侠小说的一代宗师,但是对于这位早已被写入文学史的当代作家,使得中国文学研究界在评价在世的、同时代的作家时不免较为保守,若简单地以作品是否具有农耕文明趣味作为臧否标准,“金学”也日趋兴盛,在批评者看来,但这并不构成对于这些通俗小说经典性的否定,作为独立的审美个体,但这并不妨碍同代学者的批评与苛求,甚至极为苛刻,是农耕文明时代审美趣味的体现,因而认为其作品的精神价值、故事缺乏现代性则更是令人莫名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