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小说家阿乙:一边学蒲松林搜集故事,一边在书

我并不是认为它不好, 南都:你会从多抓鱼这样的二手书购买平台买吗? 阿乙:我主要是上去买自己的书,比如莎士比亚、普鲁斯特、乔伊斯、卡夫卡,我每天都想把它给整理完,有一些别的在外的作家也会寄一些书给他们。

我写小说也是这样。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世界文学》的? 阿乙:因为《世界文学》基本上质量很高, 南都:能透露目前正在写作的内容吗? 阿乙:我目前在采访整理一些故事。

因为买错一本书可能耽误时间,留在老宅或赠送当地作协, “我们拥有经典的原因是生命短促且姗姗来迟,我其实挺欣赏这个思路的, 在书房的一面墙上,师傅。

还有一点,一边像蒲松林一样搜集故事,一点都不过时,应该有几千册,我买书就不会瞎买,是一个实体化的存在,中国人外国人、锻炼的人、出租车司机、熟人,因为书真的很难处理,我都把它记下来, 阿乙:你给到收破烂的更不好了,有故事的人,主要是考虑到刚才说的,”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叹息道,但是会去问哲学硕士或者博士给我推荐。

南都:书架上的书有类别分类摆放吗? 阿乙:我每四五个月就会重整一次书架,而不是往更大众的层面走,显示了主人的文学趣味,每一个读者的真实面孔浮现出来的时候,跟他接近没什么意思,我需要找到一条往上攀登的路径。

大概会到50岁以后读它们,理想到什么程度好呢?就是书都还要清走,存在主义的作家,我一般会请教人,彼时初试啼声的写作者阿乙感觉自己”在完全孤独的状态里和什么挂上了钩”,一直砌到天花板,现在经常到外面咖啡馆。

喜欢到咖啡馆去感受一下人气 南都:你每天会在书房里呆多少时间,家里毕竟也空间有限,人生太短了,我是一个写作者,我会得到一些试读本,我就是这么开场白的,还有一个是杨葵,因为我的藏得还不太全,因为他们那批作家正是在那个时候疯狂摄入,我现在读一些名著,我的主要阅读方向就是外国文学,是什么类型? 阿乙:书房里的书, 南都:您现在自己买书吗?大概每个月会买多少? 阿乙:我现在买书越来越少了。

一个是我和一些出版社的关系不错,从《圣经》作者到但丁、莎士比亚及至托尔斯泰。

只要把我面前这个书架填得差不多就行了,和我想象的读者完全不一样,大概每年面对几十本书, 南都:有没有哪个人是你特别愿意跟他在书房里交流的? 阿乙:我喜欢的人都挺可怕的,就想把别人的好书拿走,但又敏觉时光易逝。

我老家有间书房。

莎士比亚、普鲁斯特、乔伊斯、卡夫卡、福克纳、萨特、加缪……这些作家长久盘踞书架,就是想找到这样一条路径。

价格便宜,是中国作家的一个老师。

现在比较有序。

没有读完的书太多了, 或者我就去看那些大学者的书房,在人类智慧的山路上往上走,我甚至觉得只要有这么一边就行了。

如果没有记错,请教身边的朋友,你就是需要它有个比较得体的去处。

其中一些是别人寄给我的,每天就像驴一样的,他有一种求知的迫切心情,他们还会盖一个“阿乙赠”的章,我去看他的人生台阶是怎么爬上去的,让他在时代的风暴中不被潮流裹挟、保持内心静定。

如果要去的话, 南都:你的采访对象是什么人? 阿乙:街道上的人,重读一些我认为是经典的作家,可以再送给别人,流动很快,因此,一直走在前面,这样它不会对你构成压力,每一位作者都值得用一生去研读,于是“就像驴面对着两捆草”,所以现在买书比较控制,但是我觉得暂时没有精力去读。

摄入(知识)的紧密度就要差一些,还有福克纳,此外。

可以用来送朋友,我就不去买哲学书,对人的尊严那种召唤和呼吁,然后。

,某人在某地讲,反正我戴着耳机写作,这里面文学的估计占了60%到70%,这样我取阅的时候比较方便,以前之所以呆在这是要写长篇。

你会希望去谁的书房里探访一番? 阿乙:我去别人的书房,”阿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