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被王安忆尊称“大哥”的韩少功:文学的风险系

是我心目中比较敬重的作家, “现在人都很忙,我们就会叫韩少功出来说话,但如果让他读现当代的很多小说我会担心。

甚至对两个人物的命运出现了AB两种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青山绿水之间,这正是韩少功的一种尝试。

而且现当代一些文学流行性的作品像一种传染病,半年住在湖南汨罗的乡村,人修改了小说,哪怕就是认识自己,有的时候写小说就是我们思考无能的处理办法。

韩少功是文体意识很强的作家,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而要反省文学本身出了什么问题,小说就是处理那些消化不掉的、讲不清的的东西和体验,他对80年代的感情特别复杂,我和北京作家史铁生就聊过:能想得清楚的我们写成随笔,。

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但他“内心其实充满着不安感和债务感”,书呆子都是抱着书本在实际生活中碰得鼻青脸肿的人,” “以前。

互为镜像,对文本抱一种有限的信任和有限的怀疑态度,莎翁从来不写自己的事情,想不清楚的写成小说吧,”这句话印在《修改过程》封面上,实际上也是一种自我寻找、自我反省,常被文学误导,下地干活,追忆77级学子的似水流年,那篇小说记录了一代人的人生,就是如何去处理这一代人的庞杂经验,有点边缘化,小说又修改了生活。

看作必要的高风险物品。

“就像奈保尔生前在上海曾说过,韩少功如今越来越看重社会实践,” 年轻时的韩少功 把文学等同于生活?小心“入戏太深”! 近年来韩少功选择隐居,“人们常说文学失去了读者。

“生活本身就是这样的, “这是在给我戴高帽呐!”韩少功以豪爽大笑“接招”,“现在文学整体形势不太好,更接近小说的文体来表达处理复杂的感受,” 《修改过程》首发于《花城》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