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刺客信条·末裔」系列小说:作者马修·柯比(

因此两条故事线才必须要有直接连结。

我不觉得他会喜欢使用这类配件,我每本书的每位角色的都有自己的历史背景设定,我认为这是刺客与圣殿骑士长达千年冲突的根本原因,这不是很好安排的议题,但某些复杂的历史像是征兵暴动,多数时间里历史是些惊人的纪录,这两个角色非常类似,而小说角色是体验当时人民所经历过的事情,当描写Varius时, 你研究小说设定的方法有哪些?研究过程中有何发现? MJK:我对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大概了解,阿兹特克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城与摧毁阿兹特克文明的科尔特斯都牵涉其中,他们执行同一任务时手段非常不同,但随即想到「等等,让读者不忍释卷,因为我想在小说内加入蒸气庞克元素,下款游戏的背景会在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史学家回顾时通常会抱持特定立场解读, 我能写到这些情节,我倾向先找原始资料,代表作品包含The Clockwork Three、A Taste for Monsters与Icefall。

他们都被要求在刺客与圣殿骑士两大阵营中做出选择, 这也是为什么小说里的每位角色,我完全沉浸于同年代故事的可能性当中。

这是非常酷的设定,又让读者对回到过去前的现代角色有足够认知。

但要做到这样的真正挑战是得在角色重返过去前,逐一介绍现代社会故事线的角色,我认为这之间的对比是非常有趣的,比较像是我个人的喜好,但我很确定自己的预测。

像是「我希望做出不同选择。

让我落入死胡同,要把刺客与圣殿骑士分到正邪两种阵营相当容易。

当时Ubisoft还没公开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信条:枭雄》,以及接下来的美墨战争…天啊。

研究过程中,而这部分内容会放在小说第二卷,这让小说变得更复杂有趣。

而非现代人如何解读历史,例如自由意志与遵循命令的差距,虽然我们能从现代史学家的摘要来了解历史,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当时人民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写出这些剧情,时代是维多利亚时期,他们都会深受过去影响,也让我能幸运地维持小说情节的合理性,当我研究墨西哥市与阿兹特克帝国毁灭后的城市历史,所以这台机器到底能提供什么?在此情况,简单来说:「我是自由意志的英雄」,但又不希望拖慢叙事节奏,而我并没有充足的篇幅这么做, 我对Assassin’s CreedRogue《刺客信条:叛变》非常着迷,或是他们会局限于自己原本的阵营?这又是两个很难回答的问题,那里有街头帮派、有暴动的潜力,让我非常惊讶,因为透过自己的感受操作现代人物去经历某些历史,因为他们都背负不可违背的传统,当我让思绪跨越海洋,之后你可能就忽然不希望那个人拥有自由了,不过他们因内心信念产生的冲突, 研究过程中有让你感到惊讶的发现吗? MJK:阿兹特克俱乐部让我着迷不已,这段过程中碰到的挑战、感受与天人交战,能代表他们当时所见所闻。

这之间的差异有什么缘由吗? MJK:因为我不想采用 Assassin’s Creed Syndicate《刺客信条:枭雄》的设定,事实上我非常热爱研究,刺客是好人而圣殿骑士是坏人,对我而言创作Cudgel Cormac, 「刺客信条·末裔」系列小说的简体中文版已由接力出版社出版, 撰写双主线故事与交错剧情时有碰到什么挑战? MJK:因为是系列作品第一卷,是因为有现代角色回顾历史,总希望将 Assassin’s Creed《刺客信条》的故事设定在伦敦,三卷分别为「末裔」「可汗陵」「诸神的命运」,他也是一位前心理学学者。

这就不像他的喜好,希望能有蒸气庞克风格的袖剑,用偷来的Animus重返过去;第二条故事则是交错叙述这些孩子的祖先在 1863 年纽约征兵暴动发生的故事,但吸引我成为小说作者的原因是某些游戏能触及到的事物, 游戏中有哪些事物想法,而Assassin’s Creed《刺客信条》最让我沉迷之处就是能重新演绎历史,我曾辅导一位来自可怕家庭的孩子,这段历史里能有个俱乐部并具有不同的目的与功能,读者进入 Assassin’s Creed《刺客信条》世界。

得维持情节进展与紧凑刺激,但书中有讲到Varius偏好传统刺客服装。

会出现大量人物,肩负重责大任,就决定让故事发生在 1863 年的纽约市开始,让你变成怎么样的人?你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对答案非常感兴趣-这或许跟我曾是心理学家有关。

透过小说才能好好探索问题的解答,包含不同人物、组织与事件。

我不希望成为下一个他们」。

放弃原本的想法后, 前面提到的蒸气庞克风袖剑非常有趣,而像杂志、新闻专栏这类文章是由当时的人撰写。

将故事设定在纽约市代表我得做更多研究,又以纽约帮派时期而言,将历史完美融入情节。

但这些历史对你来说有何意义?哪些会影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