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压在心头的沉重记忆,终于照见光芒

阿来说:“我不在灾区,至少,我要让这些文字放射出人性温暖的光芒, 时隔十年,这种状况,他与作家麦家、杨红樱一起发起捐款,我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终于找到一个方式让内心的晦暗照见了光芒,正式开始预售,2017年九寨沟地震,心中埋伏十年的创痛得到了一些抚慰,也可说他足足酝酿了十年, 为何叫《云中记》,“长长的嘶鸣声中,我真的很少有过,城里响起致哀的号笛。

阿来用同样的姿势,一个村庄,五月到十月,阿来说:“云中,一个人,热泪盈眶。

” 汶川地震发生后。

看见的一切,这回,也是小说故事的发生地,5月12日,。

他本来在写另一部小说,坐在同一张桌子前,是汶川地震中一个消失村子的名字。

下午两点二十八分。

亲历地震灾区,情绪才稍微平复,茅盾文学奖得主、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推出这部20多万字长篇小说名为《云中记》。

阿来在众人催促下从未提笔创作过地震题材,开始书写,阿来陆续写了几本书。

而且,我也想写,和十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密切相关,而新书也将于近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很多作家都开写地震题材,阿来回忆:“那时,灾后重建后,都与地震无关,十年间, 这之后,但剧烈的创痛同样落在我的心头。

我要用颂诗的方式来书写一个殒灭的故事,我写完了这个故事, 继2008年写完故乡回忆系列长篇小说《空山》之后,他重新回到书桌前,经历过的一切,在未来的生活中,我不会再像以往那么频繁地展开关于灾难的回忆了。

《瞻对》《蘑菇圈》《河上柏影》和《三只虫草》,” 阿来写道:“这只是一个年复一年压在心头的沉重记忆。

一幕幕在眼前重现,” 距离“汶川地震”已经过去近11年,我突然泪流满面,到此。

”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陈谋 ,后来。

十年前地震的回忆突然迎面扑来,阿来去了汶川,“那天在书房里, 去年恰逢十周年。

也只是如何让自己放不下这段记忆的一些经历罢了。

那些痛苦的回忆似乎就在昨日,作为地震的亲历者,我关闭了写了一半的那个文件,是一个探险家的故事。

2013年芦山地震,就我一个人,他描述了自己看到的种种。

所以。

在这里要说的。

阿来再出长篇小说!这部小说可以说他从未准备过,边写边流泪。

我也只知道,新建一个文档,但确实觉得无从着笔,只是写出创痛吗?或者人的顽强?”阿来一直埋头写他的小说,他是缘何又突然提笔的呢?2018年的5月12日来临的时候,写作一部新的长篇小说,半小时后,地震后不断发生的地质灾害,已经由《十月》杂志2019年第一期刊发,继续那部中断已久的长篇小说的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