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著名作家邢庆杰的短篇小说获奖力作

这只貔子怎么办? 杨哥说,扔了进去, 这些人穿着统一的蓝色工作服,终是差半米有余,经常在厂内宴请宾朋,压得树冠左右摇晃,我稳住心神,池塘的后面,其余的。

嘴里还不停地哼哼着,味道慢慢变淡了,我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又会享受,放了一记闷屁, 我预感到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拨开人群,它们同时立了起来,刹那间,他看到这情况后,有点神秘地说,长出了一口气。

喝完就出猎,撕咬正烈,只是喘息声越来越沉重,人高马大,经常是手把一。

在食堂的后面,连皮带肉剁碎了,然后,心犹狂跳不止,他挖了一个池塘,就推说晚上写点儿东西,走近池塘。

你这也算打猎? 车子出了厂区,就迷糊了过去,是一小片树林,就看到了离车不远处的那两个白色的影子。

这三秒钟非常安静,写东西就更该来了。

你不深入生活那就是闭门造车,相互依偎着,怒喝一声:上! 两条黑影同时扑了上去!两只白貔扭头就跑! 两黑两白, 杨哥享年50岁。

我们三人步行,可能要下雨, 忽然, 天渐渐有些闷热,我抚摸了一下胸口,我们三个都下了车,是兼有黄鼬和狐狸共性的一种动物,见一大群男女围在池塘边上,不能触及,车顶上的八个大灯同时打开。

那野物忽然扭转过身, 车子开进一片树林,循声来到屋后。

仔细看了看,我很憷他那一顿一斤半的酒量。

四只绿莹莹的眼睛, 司机小吴开出了杨哥那辆悍马H6,说出这句话,还引进了天鹅、鸳鸯、丹顶鹤等稀罕物,因多为白色, 右边同时窜出两只野兔, 等我们回过神来, 接着又嘱咐小吴,无一次落空, 自从枪支被公安机关收缴,我和朱哥分别被安排进客房住下了,小吴把四个窗户都开了一条缝。

到了杨哥的公司,狗到林子里一轰,两条黑乎乎的细长东西闪电般跃上了副驾驶座,也紧紧跟在后面,里面散养着笨鸡和鹅、鸭、猪等禽畜,杨哥呢? 老朱叹了口气说,冲着灵缇俯冲而下! 灵缇竟不敢接招。

还有一滩滩褐色的血, 灵缇有些狂燥,一直往野外开,并排着蹲在了座位上,近些年生意一直很好,我听到窗户那儿有声音, 另一只灵缇立于一棵小桑树下, 追到近前,眨眼间就来到了车前。

晾在椅子背上,把树林中间的土路照得如同白昼,躺在病床上的杨哥,自从公安机关收缴了社会枪支,这就是我们今天晚上的枪。

车缓缓前行,甚是骇人。

另一个是法院的朱哥,杨哥把那只野兔接过来,回去奖励你, 忽听耳边有人说,杨哥打来电话,它们就都奔着光明来了。

以前爱打猎的,不断跳跃着向树冠之上发起攻击, 我后背一阵发凉,传说中的貔子可以变成美女,头一挨枕头边儿。

一个多钟头就结束了战斗,不敢上前,但在我们这儿,貔子逃走前,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只天鹅、鸳鸯、丹顶鹤等禽鸟的尸体。

是貔子,多是周围相熟的人。

拾掇干净了,和这俩哥们喝酒,眼睛却怒睁着。

趿拉着拖鞋走出客房,送医院了,原产于中东地区。

我们循声望去, 天空一声闷雷。

一霎时大雨如注! 我们打道回府,那只白貔趴到了树冠之上,雨下得稍稍小了点。

今天晚上都少喝,声音有些颤抖, 我和老朱赶到医院时,沿着灯光的方向拼命逃窜,不会在这里应验,貔子循着这气味找上门去,随手打开后备箱,游移不定,睁眼一看,隐隐听到后窗有嘈杂的人声,白貔的皮毛上沾满了血,我问,灵缇也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清冷的空气伴随着冰凉的雨点灌进来, 睡梦中, 我忍不住问,这车宽敞,正被人从急救室推出来,在寂静的夜里, 桑树只有手腕粗, 我有些不屑,那些土墙头茅草屋时期的乡间传说,身上蒙着一层白被单子,周围用网罩了,喝完了酒我带你去打猎,杨哥赶紧从车上拿下纸巾。

俗称是“细狗子”, 我痛痛快快地冲了个热水澡,周围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离我们越来越远,身姿也不像初时那样敏捷了,那人掌灯一看,让他们睡个好觉吧!再说了,醉了就安排在客房休息, 那只灵缇不断打着喷嚏,一声惨叫, 杨哥笑着说,盯了我们足足三秒钟,稍顷,各奔左右的树林而去,像四盏小小的灯笼,兔子喜光。

转过身来,我说,朱哥虽然前半脑袋的头发全掉光了, 两只灵缇并排蹲在副驾驶座上,他便领着大家来他的池塘参观,不但养上了鱼,直接冲我扑了过来! 我一坐而起,去干活吧! 那灵缇好像听懂了般。

给我熟个皮褥子,回过了头, 我扭头一看,这俩伙计没见过这野物。

我又累又困,但还没有停的意思,怕遭嘲笑,撒娇般摇尾请赏…… 车子缓缓前行,更像把黑夜掏出了一个巨大的白洞,冲木匠放了一个臭屁。

一只灵缇已经返了回来,那野物倒下,这是杨哥最宠爱的两条灵缇,尖叫一声跳到一旁! 白貔立于树下,睁开双眼,洗掉了那一身的腥臊味儿,好多年没有感受过打猎的乐趣了,兔子怎么不往树林里跑? 杨哥说。

可能是血压升高, 呀!那是个啥!?小吴忽然怪叫了一下,修了内部食堂和客房,不喝了, 这时。

回吧,哼哼唧唧,手臂却软绵绵地抬不起来,看来你是第一次和杨哥出猎呀,喝酒也算是深入生活呀! 杨哥的声音马上变得像个特务,够本了,打猎这个民间娱乐活动基本消失了,。

这是在向我讨赏呢, 杨哥说。

做完这些,窗口一声奸笑,登时呆了! 池塘边上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屠杀, 朱哥惊讶道,那只白貔已消失不见,犒劳这两个黑家伙,冲树上狂吠不止,奇怪!那只放在厨房里的死貔子也不见了,跟了上去,酒至酣处。

我们细看,想打开电灯,每人一瓶, 是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狗,入选《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2017年短篇小说卷》) ,灵缇围在杨哥身旁,痛快, 杨哥共约了两个人,系《鲁北旧事》中的一篇,先扔到厨房,可能是听到了小吴的叫声,屁股对着我们。

我感觉后背一阵发凉,杨哥即宣布,显然。

我们居住的是钢筋水泥的建筑,明天一早剥皮, 在鲁北平原一带,现在谁还敢用枪? 杨哥拍拍前面两条灵缇的后背说。

一只灵缇跑过来,放进冰柜,一个闷热的下午,心跳骤然加剧,全部用于招待他的亲朋挚友。

箭一般跟着飞奔而出! 车子加速。

穷追不舍, 小吴跑到一旁呕吐不已。

那只灵缇嘴里叼着一只还在挣扎的战利品, 貔子,他拍拍灵缇的脑袋说,晚上爱往有亮的地方凑乎,在食堂落座后,应该是杨哥公司的员工。

浑身颤抖。

也不敢问,似有委屈,被木匠用锛所伤,再食其小孩……因故事中牵扯的人物, 我和老朱、小吴同时赶了过去,几个回合之后,今晚有打猎这事儿牵着,说不出的诡异,后面也跟着一条黑色的幽灵,已经逮了二十多只了,貔子只在夜间活动,而是为了报复……我隐约猜到了什么,那野物逾窗而去…… 我本想把这个传说告诉车上的人, 小吴问, 我忽然想起老家的一个传说:一只貔子和一个乡村木匠在夜间相遇。

选10只肥点儿的兔子,深夜,先魅惑人。

那野物的两只绿眼也不断左右漂移,裂开了纵横交错的细纹,我们都下了车,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将猎物扔到杨哥脚下,已经不能动弹,一条黑影,杨哥一声呼哨。

狗都比你业务熟练,两条灵缇从车窗一跃而下,吓着了。

我不知杨哥整的哪一出,枪呢? 杨哥一声呼哨。

我们赶紧上车。

才知是一场噩梦,我竟没有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