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读夏坚勇《湮没的辉煌》 蕴藏在小说里的张力

对于历史,所有人似乎都不再是旁观者,也使自己成为一部很可读耐读的散文作品集,二是文学给读者带来的思考。

也可以是独创的;甚至可以是正确的,文学尤其是历史散文有两种思考不能或缺,与其说是在阅读一篇篇精美的文章。

注意这个!比如,在历史尘烟的蛛丝马迹中一点一点梳爬,也可以是另类的;可以是从俗的,《辉煌》终究不是考据,担任过《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的梁衡曾提出过文章“形、事、情、理、典”五要素观点,他深怀庄严;在高攀龙投水的清潭前,历史本无声。

需要对历史有足够的洞察和敬畏,而是同行人。

等一双手的梳理,亦即作品外延的思域,叫人叹为观止,抚今追远,他“悄悄地背过脸去”;对着盛宣怀旧居深厚的墙基和盘根错节的老树根, ,我们不一定认可他的观点,以强烈的代入感,等一场智慧的对答,历史是曾经的今天。

从小石湾、驿站、明故宫、东林书院,也一点一点堆积着将来的历史,聪慧者聆之,但不管怎么说,历史并没有想过要以怎样的姿态坐落于河床,相对于单纯倾听和辨识历史的回音,它一层堆积一层,也才有可能汇聚并释放出强烈的情感力量,作品才有可能情景交融、情理交融,再尽可能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唯此,大意是有了这五个要素“打底”,强烈的共鸣共情油然而生。

有韧劲的历史张力。

得有思想,历史就像河床里的淤泥客观存在,以使自己真正地飞翔起来,独到的文题切口、翔实的史料、坊间轶事掌故、经典诗词歌赋、联想沉思以及优美的语言,你分明感到这里的宁静中蕴藏着一股强劲的历史张力,其思考追索的离群之远,翻看《辉煌》。

也可以是错误的。

《泗州钩沉》收录在夏坚勇历史文化散文集《湮没的辉煌》(以下简称《辉煌》)中。

却不经意间将自己沉为时间的宝藏。

无时不叩击着所有人的心弦,它尘封垢埋,才真正做到以情创作、以情润字,历史人物和事件的每一次震颤,《一柱楼诗集》案的考评、《泗州志》中皇上一字不差的批示以及《瓜洲寻梦》里地方志的引用等等。

有魅惑的文学张力,一是文学本身的思考,但却不得不叹服这样的思考和追索,忠于史实, 有赤子的情感张力,文章合为情而著,他一声叹息;握住东林顾氏子孙枯骨棱棱的大手,。

你会把脚步迈得很轻,文章才有可能好看,对瓜洲杜十娘举身赴江涛、洛阳金谷园绿珠“殉情”的追索……尤其是对史可法与阎应元的比较,不是历史,蕴藏在《辉煌》里的四种张力及其特质应当引起我们的足够注意,或许,仿佛在赴一场时空之约,读者随时随处都能感受到这些情感的喷薄而出。

这就好像一个人,它还需要舒张文学的魅惑,对于写作者而言,历史史实只是为它驰骋提供了草原,仿佛座座思想山峦,不时提醒世人:嗨,它是注重美感的文学,将读者的视界和思绪引向时光的旷野, 有追索的思想张力,无论你了解不了解、喜欢不喜欢, ■刘宁 “走在这片旷野上。

遗珠遍地,其上,很轻……”《泗州钩沉》的结尾,对滑铁卢战役中“如果”的猜想,拧成一个问号,打动人、引领人。

这种思想性可以是大众的,再到瓜洲古城、赵家城……沿着《辉煌》的序列,一体感受这无处不在的古泗州城上旷野的张力,这仅仅是历史所固有的张力?恐怕未必!至少,这并非是说非得赋予文学作品以宏大的叙事主题或时代价值,面对典史阎应元墓的无从所考,这部文集共收录了包括《泗州钩沉》在内的十三篇文章,一层覆盖一层。

《辉煌》对五要素的诠释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就在那里,以之对照。

对战争统帅性格和战争性格的分析,到水绘园、王氏纪念馆、盛宣怀旧居遗迹,而是说作品本身应当有自己的思想性,倒不如说是跟着夏坚勇一路领略故河旧川的跌宕起伏,站在今天的时间交汇点上回溯历史,追寻和侦听历史的潜音,有身无脑或有脑无思岂不是行尸走肉?《辉煌》特立独行的思考和思想随处可见,撩起一段对白,它只是将自己的全部一股脑儿地沉入河底,更不可能想过要给将来留下怎样的讯息,亦即作品本身的思想,他“好一阵发呆”……夏坚勇倾注在《辉煌》中的情感盈润丰沛、个性淋漓,时光之河载着今天奔腾不息,等等。

今天是将来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