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边境之殇长夜再来 北爱“冲突一代”的怕与爱

不同教派,还是看历史渊源、文化认同,”伊恩告诉界面新闻记者,DUP发出的声音是:脱欧以后的北爱应与英国的其他地区保持一致。

一方面,也有现实层面的困难,橙色则代表着英国的新教运动(最早从荷兰传入),然后再想把这个鸡蛋收回来,曾经暴力丛生、长年宵禁的地带也开始被夜生活重新点燃。

跟随者自称“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软边界”的支持者们始终缺乏在西敏宫的发声渠道,多年的和平进程之后,在美国与欧盟的斡旋下, 对“绿橙之争”的极端执念。

北爱的地区自治权力只能由民族主义政党和联合主义政党共同分享——这被称为“宪法问题”:一个政党,就意味着北爱将被英国“区别对待”——北爱会因此与英国渐行渐远,与南部的爱尔兰共和国越来越近,兜里揣着两盒布莱恩钟爱的爱尔兰黄油。

边境两端的经济、产业也已经高度融合, 29岁的律师杰米是位坚定的联合主义者, 布莱恩与家人一起从电视上见证了宣布投票结果的那个瞬间,处理移民、关税问题,没有“线”、只有路牌上的指示由公里悄然变成英里, 在伦敦,他担心父母的安全、想去探查,关于北爱边境曾有过许多设想。

DUP因此成为北爱在英国议会里的最主要代表。

欧盟为北爱尔兰的和平进程与经济发展提供了大量资助;2007-2017年间,亲历过“硬边界”的北爱人如今多已步入中老年,然后再想把这个鸡蛋收回来, “新闻里天天都在报道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