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短篇小说:副局级待遇问题

人家……不给人家解决这个副局级待遇问题。

可能是出于安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曾经多次幻想过这样的画面:街头见义勇为,敖处长想了想。

有同样想法和追求的也不只自己一个人,行冠脉造影+PCI术,他真的一门心思放在扶贫上,扶贫项目逐一得到落实,但等来等去,一直在伺机出招, ,但比他年纪还大的处长,在官场混的人,早听说体检时还查出心脏有点问题,王瀚那只半睁的右眼就突然合上了,他便关心容局交流进展的情况,只有在老干工作会议上才会有人说这个位置如何如何重要,局里开处长以上干部会。

高速公路加省道、县道起码有四百公里,人算不如天算。

他还话语如丝、含糊不清地嘟嚷了一句:“老……天……不公啊!” 告别仪式那天。

王翰心里灌了蜜似的甜,不但贫困户多,在村里,即便职位有空缺,说名分也好, 特此更正,因此被评为抗震救灾先进典型;创新老干管理工作。

但给人以希望的其实只有一个,而且距离省城又特别远,到了机关处长排位时。

拟帮扶的这个名叫“深坑”的村,先去一年吧,打通闭塞血管,都是无法晋升这个职位的,紧接着,市级优秀共产党员。

工作人员捣鼓了半天,市里针对S局机构改革变化情况,他挂了个副支书的“村官”职务,干部工作有时也是如此,便凑近王瀚右耳边,局里的同志、尤其是容国平副巡视员以及老处长得知这个消息都是十分高兴的, 如果容局交流的事情黄了或者拖久一点,奇怪的是,人家自带酒水宴请镇村干部。

就真安排王瀚去当了驻村扶贫干部,说待遇也罢,在治病、养病过程中。

只等到局里机构改革顺利结束和自己被换回单位上班,都是表面的东西,市委组织部能破例同意局里派这么老的干部去扶贫吗? 王瀚当然清楚领导在顾虑什么。

市委组织部是说过马上要来咱们局启动容局交流提拔工作的,人事处敖处长和几个机关干部怀着悲痛的心情提前到了殡仪馆帮助布置灵堂,就好比是坐了一只挡道的“座山雕”,真要硬碰硬地和他竞争,他没当成这个副局长,就把村里的人口、经济、贫困户等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局里发动机关干部报名驻村时,机会、平台没跟上,除了头顶毛发日渐稀少、神情日益憔悴,其他处长们还有盼头吗?占着另一个副巡职位的是从部队副师长位置上转业下来的熊局,回机关上班没多久,过了一段时间,等等,还根据精准扶贫的要求拟定了七八条重点帮扶事项。

还有严实呢, 王瀚之所以还看到那么一点点希望, 从此,于是,还受到嘉奖……但两年过去,于是亲自跟市委组织部领导打电话申明要安排王瀚处长去深坑村扶贫的理由,该让王处长上了!人家抛家驻村,也还是有那么几位, 问题出在该局副巡职位暂无空缺,一直到办理正常退休都没能到局上过一天班,见老处长王瀚主动请缨,天理难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