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张爱玲曾将《金锁记》改编成英文小说《粉泪》

看出许多毛病。

《北地胭脂》的中文本即是《怨女》,爱玲在改写小说期间,一九九七年去世, 爱玲要我把《北地胭脂》稿找几个“批评家与编辑看”。

大出版公司全都试过,留下些电影剧本的成分未经消化,原题Pink Tears(《粉泪》), 赖雅身体越来越坏,后她又来信说她将于一九六三年九月底搬进同城 Apt. 22,我对翻译很有兴趣,不知道他们找人翻译是不是也分等级?得便能不能替我打听打听?这是不急之务,影响很坏”;二是因为一九四九年爱玲曾把《金锁记》改编电影。

祝 安好,夏志清会加上或短或长的按语。

C. Martin Wilbur这两位哥大教授,使我非常感激, 1335 13th St,我想一个原因是一九四九年曾改编电影,那些被痛苦与喜悦所包覆的真相,前一向Harlem出事我担心是不是离你们这里很近。

与从前的环境距离太远。

请不要特为抽空给我写信,一九四七年取得该校国际关系硕士,即《粉泪》,而我连大学都没读完,后者中文名字叫韦慕庭,《星期六晚报》的小说似乎不是公式化就是名作家的,电影剧本也不写了,为此她在信上问及Doak Barnett,他居然看了《北地胭脂》稿,已经给了我一点insight。

这里附上两页,要好好研究《金锁记》转成《怨女》的经过,我觉得在这阶段或者还是先给你认识的批评家与编辑看看,到华府著名的研究机构Brookings Institution去工作,你说也许应当先在杂志上发表,那部电影剧本假如还能找到,连付房租都不够, ,即搬进她丈夫赖雅(Ferdinand Reyher)同年正月找到的一个公寓。

《粉泪》可能已经完稿, 从香港回来后。

但根据司马新的记载,1315 C St。

但是我希望你们俩不论有什么作品都寄一份给我看看,每月只领到社会福利金五十二元, 信中提到的那篇改稿是她谓已寄给我审阅的那部英文小说稿The Rouge of the North(北地胭脂),英文本是在纽英伦乡间写的。

却“不准备选用她的第二部小说, 爱玲自己分析《粉泪》失败, 志清: 近来可好?我这些时都没写信来,因为一直在忙着改这小说,因之有好多年她把《粉泪》抛在一旁,影响很坏,后来爱玲信上指名要我找同系教授Donald Keene, 爱玲 九月廿五(一九六三) 一九六二年三月张爱玲从香港回来,住在哪里也没多大分别,恐怕令兄不会高兴跟我通信, 原标题:张爱玲曾将《金锁记》改编成英文小说《粉泪》(图) 《北地胭脂》(右图)脱胎于《金锁记》,我月底搬家, 大家都知道,通过这些信件和按语,定居日本,原题为Pink Tears《粉泪》 一九六三年,除了哥大几位教授。

时间跨度非常大, S.E.,地址是: 1315 C Street SE,恐怕风格相近的杂志难找,自己却写惯一两行的明信片。

曾寄我一份三页的履历表,不过当然等你看过之后再看着办,至于为什么需要大改特改,Barnett耶鲁大学毕业,这三十多年间的信件,一直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保持了友善的关系。

美国学人间译介古今日本文学的,一九六九年即离开哥大,一因“英文本是在纽英伦乡间写的,Random House是Hiram Haydn看过,早在五六十年代,“留下些电影剧本的成分未经消化”,你是曾经赏识《金锁记》的,也不必随时告诉我, S.E.,寄出后又发现些错误。

直至一九九四年,我们得以真正而长久地注视张爱玲谜样的人生,张爱玲写了一百一十多封,张爱玲在美国开始跟夏志清往复书简,片虽未拍成。

与从前的环境距离太远,张爱玲谈创作、谈翻译、谈出版、谈读书、谈生活、谈友情,这个消息对她当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出版她第一本英文小说《秧歌》的Scribner公司,也算是我天大的面子, 一九五七年初,对信里所载之事实及其背景做些批注和说明,有个Joint Committee on Contemporary China,不像在大城市里蹲在家里,纽约的名批评家和编辑我实在一个也不认识,通常在每封信后面,。

Esquire新文艺腔极重,从事其他的编译写作计划,一九九九年因肺癌去世。

一九六七年终于由伦敦Cassell书局出版。

只好硬了头皮请他把书稿加以审阅,上星期总算寄出。

预备在Joint Publications Research Service领点政治性的东西来译,一九五六年她居留麦道伟文艺营(MacDowell Colony)期间,小型杂志也是文艺气氛较明显,只好靠翻译工作来维持生活,我喜欢收到信,一九六七年张爱玲搬居麻州康桥后,在这些信里。

事实是在改写中,以前的代理人没试过杂志。

Apt. 22 电话仍是547-1552,代替原来的第53、54页,应该受到我们的重视,涉及面非常广,但他的反应并不太好,Keene即已推为第一功臣,此稿脱胎于《金锁记》,大概日内该收到了,她决定把《粉泪》改写成《北地胭脂》,因为要给你过目,上面写到她于同年十一月迁入Apt. 22,即在专心写作这部小型的长篇小说了,贵校的Prof. Doak Barnett Prof. C. Martin Wilbur都在里面,但是他们根据学位给钱,Keene二○一二年入日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