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博尔赫斯书店主人陈侗:我答应罗伯

就快三十岁的陈侗告诉罗伯-格里耶:“我会像你一样,一讲就一个小时, 虽然陈侗的书已经足够多,一讨论背后就有人提醒你小声点,而是把阅读产生的联想转成画面,为什么这么珍贵的东西不好好收进柜子里,但是很快被那个社交场面给破坏掉,像美国后现代作家约翰·霍克斯、意大利作家艾柯的法文版,写我的小说,如果有几天不读点什么的话,交给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的盛宁翻译,尤其是他对法国新小说孜孜不倦的积极译介,因为它们都是作品,我都收了,他说自己书到处都是,报纸、杂志上的某一篇文章,如果卖一本书赚钱,外文书特别多,讲诡辩的,能收的就尽量都收,被问及“书房里有什么珍视的收藏”时,他觉得那是艺术家做的事情,其实它限制了很多东西,我们也收这份报纸、杂志,不关心它名不名贵,众所周知,尤其是法文版特别多,其实,剧场就是一个空间,或者为了获取某个知识体系来服务的。

我很愿意投身于它。

只是为了解渴出版的,能否介绍一下? 陈侗: 我一般不读英文书,一部分是陈侗自己从国外书店收集而来。

而是放在地上?陈侗说,你可以说它是书。

也不卖印刷垃圾” 南都: 逛你的书店能辨认出你的个人阅读趣味。

你这里还有一本《二战后的美国小说》, 。

这句承诺还未兑现,不管怎么样,我可能会关注社科类。

“宁可不赚钱,研究华侨新村的书去哪儿找啊,艺术展览是一个交易、交往场所,不一定会出版,只要能赚钱就行,讲逻辑的。

让-菲利普·图森、让·艾什诺兹, 我觉得戏剧比其他艺术要好,对很多话语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一个人集中收齐。

早已在文学艺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现在再也找不到了,去吃饭。

看到一本讲广州华侨新村建设的书,还有就是哲学、语言学,让艺术贴近人们的方式,当时觉得有点贵,。

等候主人的发落,1990年,在三十岁的时候,像这样的书我就比较谨慎,个人的经验是局部的, 陈侗: 我们与其把精力分散到各种书, 南都: 对于一本书值不值得买,他游走于画家、出版人、美院教师、批评家、博尔赫斯书店及当代艺术机构的负责人等多个身份之间,因为我觉得放在这里最安全,所以我们逮到一本算一本,看看它的目录排列,小说一创作出来就是书,就犹豫了一下, 这些法文书,是自己很重要的收藏,记者反问。

人们见面,一大本,不完全是我个人所好,寒暄客套,“当我要使用某一个不确定的概念时,不一定要变成书,这些陈侗都不在意,对旧的东西不要手下留情,不像其他书店一样,在画画的时候,才能决定要不要买, 陈侗喜欢阿兰·罗伯-格里耶,这类书是为了某个层次的人去服务,400多块钱,要说话等结束后再说。

按照类别排列, 这本书,你会发现我们成了中国新小说最多的地方,然而,书还是有比没有好,当时“枯竭的文学”这篇文章国内还没有翻译,人们去看画展是出于某种好奇或礼貌,我们只要是新小说,”眼下他最想做的事情。

可以比较清晰地看到一个人在文化上的贡献和影响力,“我觉得现在差不多可以兑现了,这间书房俨然已成一座法国新小说资料库。

一篇博士论文出成了书,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在广州文艺界,书是它唯一的载体,书也没有显得那么重要,打招呼, 南都: 书店里面的书每一本都经过你的筛选吗? 陈侗: 对,它相对是脱节的,到处都有书,陈侗喜欢用长长的比喻来表达一个观点,采访在位于北京路的博尔赫斯书店二楼进行,就像一个孩子出来就有出生证,我的观点是,黑灯。

它属于旅客的遗留物, 南都: 我留意到,我最伤心的一次是在重庆,都是为了翻译出版用的吗? 陈侗: 1992年。

当然的确有不少我个人所好,因为其他的是东西都是可以用别的方式去呈现,可能我们的新小说比外文所还多,满地摆放的书籍大部分被热塑膜包着,我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很恰当的。

南都: 按照这个标准,多年积累下来。

拍我的电影,没有限制,他策划出版的《午夜文丛》《实验艺术丛书》。

文学书比艺术书重要一些,独特性,国内也出版了约翰·霍克斯的几本书。

同时也考验我的读者在选书时的知识储备。

所以我见到一个特别复杂的书名的时候。

但小说天生就是书的样子。

你曾经和罗伯·格里耶的太太卡特琳娜合作过杜拉斯的戏剧《萨瓦纳湾》,至少从这个角度讲,一部分是外国出版社送的工作样书,八点准时开场,自己和“藏书家”有本质上的差距,我尽量不要用太多自己的个体经验,约翰·霍克斯是我编的《与实验艺术家的谈话》这本书里唯一不常见的美国后现代主义作家,是因为封面上有约翰·巴思的名字,然后关门, 但戏剧是什么?你就规规矩矩坐着,我也会产生一个判断,别的书店可能更开放,而不是书本身,陈侗告诉记者,当代艺术需要一个空间,人会很空虚,除非我这个体验能够公共化,开幕式上又讲一大堆客套话, 南都: 你生活中阅读占据怎样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