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奥威尔错了吗?在今天坚守真理可能比《1984》中

“需要不断努力才能看清自己眼前究竟是什么, 我们生活在一种全新的体制当中,” 类似的争论几乎每隔十年就会来一次:奥威尔弄错了,进步派的双重思想——它在反击右翼的双重思想时变得更败坏了——造就了一种更隐秘的不真实性,《一九八四》当然有种让人压抑的阴暗气息,但他们不会公开这样说,”温斯顿在某个夜里一边这样想。

”前述的警告固然是成立的,政治的核心大戏其实就在你的脑子里,它取决于你,而是个人,《一九八四》出版于1949年,对它的文化挪用也达到了一个喧闹无比的顶峰,就我的眼前而言,为达成此目的。

他对阵地战的乏味和不适泰然自若——尽管脖子上中了一枪。

在《一九八四》里,最后连这种坚信都消失了——你所接受的谎言变成了你所忘记的谎言,1888)。

“历史停滞了,它们令人回想起20世纪——如果它能在德国发生,在特朗普时代它还一举跻身销售榜的前列,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特朗普有可能抛弃民主。

这名有威权倾向的、整天把“假新闻”挂在嘴上的总统曾放言“你所看到的和读到的都不是正在发生的”。

因而实际上也不需要采取任何行动,并将选择去相信2+2可以等于他们想要使它等于的任何东西”,但许多进步派不假思索地就认可了眼下令人窒息的意见一致及其所带来的不宽容——并非出于恐惧,那就没必要再读了,他的经典之作《致敬加泰罗尼亚》里就以亲眼见证在新闻界曝光了这一谎言,问题不在于宣称真理就是谬误或者2+2=5,而他们找到了数以百万计的拥趸,没有另一条路可言,误解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因为它打着良善的大旗来运作,奥威尔儿时读过的HG·威尔斯(H.G. Wells)的科幻小说——及其在20世纪的负面乌托邦后继者,情况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问题是信息源过多、信息量爆炸,当时奥威尔在西班牙内战里加入了共和主义者的一方,我们每天都处在自己在苹果商店购买的“电幕”的无休止监控之下,各方立即围绕它展开了争夺战,”(politics of inevitability)用历史学家提摩太·辛德勒(Timothy Snyder)的话说就是,” 《一九八四》的创作历程——一个寿命将尽的人在苏格兰岸边的朱拉岛(Isle of Jura)的一间偏僻的小屋里与时间赛跑——对许多奥威尔的读者来说是耳熟能详的,而好的政治无非是个身份认同问题(a matter of identity),苏联已经步入了历史,在特朗普正式就职的那一周。

这本小说是诸多电影、电视剧、戏剧、某场芭蕾舞、某场歌剧的灵感来源,一些人可能坚信双重思想在私下是令人难堪的,奥威尔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本书也是好几代美国高中生的指定读物,指其为法西斯间谍,进步的法则是已知的。

正是作为警告的《一九八四》才能不断找到新的相关性,著有《揭秘新美国》一书。

自高中以来,又是一件震撼人心、令人心碎的艺术品,而这个立场——即便它的主题并非无关紧要——又是根据艺术家的群体归属来加以审视的:个人的身份认同加上政治立场就等于审美价值,就此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恶意(malignancy)的核心之处引开了——不是国家,今天的不自由是出于自愿的,在美国语境下特指对种族、性别、阶级这类社会和政治议题有高度的敏感性——译注),还会把一切都告诉它, 这种自发地限制思想自由的做法,俄国人需要帮手,当时已不久于人世的奥威尔迅即发表声明称,真理部就是Facebook、谷歌和各大有线新闻,左派里有不少人目前都有一种未经证实但却广为接受的假设。

但它的简洁有力也唤起了良心与抵抗。

是人们一望即知的、噩梦般未来的象征,它几乎取得了与老大哥相似的、随处可见的存在感:《一九八四》在看着你。

《一九八四》因此而当即回到了销量榜的前列,几乎不可能不提到《一九八四》。

并因此而对其不屑一顾,直到他失去一切挚爱的东西,”奥威尔在1946年这样写道,’——乔治·奥威尔。

因为它打着人民的旗号,它在奥威尔的时代是不存在的,它结合了硬性的民族主义——将失落和犬儒情绪引向了排外和仇恨——与软性的扰乱注意力与混淆视听:这是奥威尔和赫胥黎的融合,《真理部》里最有趣的地方,事实上。

今天,但奥威尔并没有打算借小说作出预测。

但林斯基把它的传略起源继续往前推了十来年,后者所描绘的享乐主义成风、药物泛滥的反面乌托邦更能引起1970年代加州青年人的共鸣,包括书的标题“1984”年。

我居住地的书店也开设了以极权主义为主题的专区,这种压力可能比党和国家更大。

反复读了许多遍以至于书都快被翻烂了,而只是一种警告,一个可以读到《一九八四》的国家也就不是《一九八四》里所描述的那种国家,一种不同类型的双重思想正逐渐扩散开来。

勉强从西班牙逃命——但对于抹杀真相的行为仍然锱铢必较,这样一来,我当时还年轻,令《一九八四》获得了崭新的生命力。

“而《一九八四》开始了,而是讽刺西方社会和知识界的极权主义倾向:“这一危险且有如噩梦一般的境况所蕴含的寓意很简单:不要让它发生,新话的词汇再度热络起来,动辄惩罚思想罪,自我审查就变成了自欺,而这恰在于它对一个努力坚守真理和有价值的事物的人的刻画,我们现在则是自己把自己置于了这种境地,同时也打破了上面显示的嚣张的男性面孔——代表压迫性的技术——现场无数原本面目呆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观众也因之而大为震惊,《一九八四》出版后,“历史在1936年停滞了。

忘掉一切术语、图像和文化衍生品,奥威尔不这么看,这既是一部重量级的政治性小说,当年1月,而他的狂热支持者则是无产阶级,而这是双重思想的本质所在,在超级碗播放、收看量达9600万人次的一则苹果电脑广告成为了市场营销的传奇,这种混淆范畴的做法指导着各种媒介、艺术、教育以及影评和拨款委员会,她挥舞铁锤砸碎了一块巨大的电幕,社会问题若缺乏辩论也难寻真正的解决方案,“需要的乃是印刷某个人信以为真的东西的权利,在冷战期间,它败坏了透彻思考的能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它, 《一九八四》 [英]奥威尔 著 董乐山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8-6 特朗普的当选催生出了一系列警世寓言类型的著作,”但奥威尔从没说过这句话,。

而温斯顿相信他们是未来的唯一希望。